• 文物选粹
  • 光影旧梦
  • 海上之声
  • 上海闲话
  • 文化遗产
  • 海上小报
  • 新旧路名
  • 海上寻踪
  • 沪剧
  • 越剧
  • 百校百歌
  • 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邵滨孙、筱爱琴)
  • 碧落黄昏——志超读信(王盘声)
  • 妓女泪——自叹(杨飞飞)
  • 罗汉钱——回忆(丁是娥)
  • 杨乃武与小白菜——探监告状(邵滨孙、石筱英)

海上寻踪

        六千年的历史,从东海一隅的小渔村到闻名于世的国际大都会,您是否想了解她身后的沧桑与辉煌?

        两百余处国家级、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六百余处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百余处博物馆、纪念馆,这千余景点您是否不知从何看起?

        本栏目收录了大量极具参观价值的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古迹及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的相关资料,提供三维地图直接缩放定位和分类检索定位等多种搜索方式,是您了解上海丰富历史文化的好帮手。

上海婚礼进行曲

薛理勇

  在中国的封建社会,世代集中居住在一个相对固定区域的宗族集居是主要的居住方式,以宗族为基础的宗法制度是封建制度的基本制度;“同姓结婚,其生不藩”,中国禁止同宗、同姓之间的通婚,但人的活动区域或范围往往很小,尤其到了唐宋以后,女子的活动受到更大约束,她们不参加社会性的劳动和活动,这使男女间的交往、交流受到限制和制约,也就是说,男女青年很少有接触的机会,所以男女交往无“自由”可言,“恋爱”更是一个空洞的名词。男婚女嫁只能通过婚姻中介——媒人。几千年来,只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才合法、合理。

  近代以后,上海迅速崛起成为一个国际性都市,传统的宗族集居模式在这里发生了改变。宗法制度的基础被摧毁,男女接受教育的普及和提高,加上西方文化和制度的传入,传统的婚姻制度因失去了其社会和文化的背景而渐渐不成制度,新的婚姻形式逐渐出现并蔚然成风。

  文明世界与文明结婚

  所谓“文明结婚”,是指婚礼的仪式。近代以后,上海出现大量西方人办的男校和女校,学生出现明显西方化倾向。1890年上海《点石斋画报》绘“西例成婚”一画,配文颇有趣:

  “西俗,凡男女配合而为夫妻者,必署券领事为领事签字,行礼于教堂,必设誓,掌教者为主婚。前月二十八日,有法国人某完姻事,循例先往领事衙门,复往天主堂;后有西妇十数人随之而行,其为伴娘送嫁者流与,抑贺喜之戚友相与之,成其美焉。莫明其礼,故绘之以意。”

  在上海的侨民结婚,男女双方必须到领事馆注册登记,由领事签发证书。然后,新娘由十几位伴娘陪伴,男女双方亲友也来祝贺,到教堂在牧师主持下,双方宣读婚姻誓言。这种简便时尚的结婚仪式很快在接受西式教育的人群中流行,并被叫作“文明结婚”。1910年上海环球社出版的《图画日报•上海社会之现象》绘有“文明结婚之简便”一画:

  “自欧化东渐,一般新学界人,每崇尚自由婚姻,屏除中国旧时婚礼之繁。沪上素号开通,凡所谓文明结婚者,又数见不鲜。”

  但上海没有婚姻的注册、公示、签发机构,于是只能自己制作“结婚证书”,上面书写新郎、新娘的名字、年龄、籍贯、签证日期,并有介绍人、证婚人、双方父亲的签字,形式模仿西方人的结婚证书形式。结婚日,男女双方在同学、朋友、亲属陪同下,到预定的礼堂举行结婚仪式,同学间以唱颂校歌致贺,请老师或校长做主婚人,并宣读结婚誓言,还要“数块花糕几包喜果”。与中国传统婚礼相比,“文明结婚”确实够简便的。中国传统风俗并无向亲属、友人、邻居分发喜糖的习俗,而如今结婚方分发喜糖的习俗,也许就来自“文明结婚”。

  1925年出版的刘豁公《上海竹枝词》:
  “声声鼓乐韵铿锵,之子盈盈入洞房。
  谁料双嫔人似玉,浓妆艳抹胜新娘。”

  作者有一段注文:“文明结婚,倒借少女二人为嫔相,新娘举止彼实司之,一变相之伴娘也。”中国传统婚礼中,通常有位伶牙俐齿的已婚女妪担任新娘的“伴娘”(也称“喜婆”),代替新娘应付可能出现的尴尬场面。民国以后,伴娘蜕变成“嫔相”,通常邀请新娘未婚的同学、朋友担任,但嫔相“浓妆艳抹胜新娘”,一若欲与新娘较短长者,实在有点喧宾夺主。今天婚礼上的“嫔相”,就出自上海的“文明结婚”。

  自由结婚与自由恋爱

  “自由结婚”相当于“自由恋爱”。上海人秦荣光写于1903年的《上海县竹枝词•风俗》中有多首关于上海婚姻的词,其中有:
  “吾乡农妇向端庄,少女专求纺织良。
  自设缫丝轧花厂,附膻集粪蚁蝇忙。
  上工一路散工时,环绕浮头状醉痴。
  脚捏手牵诸丑态,竟容白昼众旁窥。
  都是良家好女儿,刁强奸苦厂工欺。
  夭桃穉柳葳蕤质,骤雨狂风蹂躏时。”

  1895年的《中日马关条约》准许日本人在中国通商口岸投资办厂,任何与中国订立“最惠国”条约的外国也获得这项权利。此后,上海出现大量纺织厂,促进了民族资本的起步和发展。上海工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多就业机会,周边地区的农民涌入上海。上海的妇女走出家庭,到工厂上班,男女接触的机会多了。当青年男工和女工产生恋情后,事情就复杂了。当时没有避孕办法和措施,一旦女子怀孕,就离结婚不远了。

  《图画日报•上海社会之现象》绘有“野鸳鸯借名文明结婚之可笑”的配画文讲:
  “沪上淫风流行,有心世道者,固画焉伤之。而近有一种痴男怨女,于私自结识后,虑野鸳鸯之为人笑骂也,因假文明结婚,以托于文明之例,不知暗中更有遭人笑骂者,且‘文明结婚’四字,几为若辈玷污殆尽。”

  作者对“文明结婚”大加赞扬,视“自由结婚”为伤风败俗。看来,不论婚姻习俗怎么变化,明媒正娶还是中国人坚守的底线。

  上世纪初的上海正从一个传统农耕社会的县城蜕变为国际性的都会城市。宗族集居已被打破,宗法制度走向衰亡,传统婚姻制度受冲击,但新的婚制尚未建立。缺少公证和见证的婚姻往往不牢固、不可靠,离婚、赖婚、逃婚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时人作诗云:“结婚而后又离婚,覆雨翻云不惮烦。一自欧风东渐后,茫茫情海起波澜。”

  有别传统的集团结婚

  “结婚也要集团来,鸾凤和鸣笑语偕。
  底事脸红羞挽手,庄严经济不须猜。”

  这是民国时期署名心真的作者在《洋泾浜新竹枝词》中叙述上海“集团结婚”中的一首。

  1934年2月,蒋介石提出了“提倡新生活运动”的口号,其宗旨就是提倡勤俭简朴的生活,于是,在全国出现了“新生活运动”,上海及全国的许多城市相继成立了以市长挂帅的“新生活运动指导委员会”,具体落实、贯彻蒋介石的号召。而事实,人们对“新生活”并无概念,也不清楚蒋介石讲的“新生活”到底是一种什么“生活”。上海“新生活运动指导委员会”社会人士召开了多次会议,决定从最容易引起市民关注的婚礼着手,在上海组织、举行“集团结婚”。中国有“穷结亲,越结越穷;富祝寿,越祝越富”之谚。在民众生活中,结婚讲究排场,也是最浪费的礼仪,反之,有身份地位的富人则可以祝寿敛财。“集团结婚”是贯彻落实蒋介石口号的一个具体行动,当然,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简化、改变传统婚礼的繁琐仪式,达到“新生活”的目标。

  1935年2月7日,上海市社会局在各大报纸公布集团结婚施行办法。提出以简单、经济、庄严为主旨,替代繁琐、奢侈的旧习;规定在每月的第一个星期三在市府礼堂举行集团结婚,由市长、社会局长证婚,市政府发给结婚证书,并发给相应的纪念章;参加者可以向社会局报名,缴费20元(含相关的其他费用)。据说,当时报名十分踊跃,经核实后(政府须防止重婚等不合法婚姻出现)。4月3日,上海市第一届集团结婚的57对新人在刚落成的上海市政府礼堂(今为江湾体育学院内,已被列为保护建筑)举行。下午三点半结婚仪式正式开始,市长吴铁城、社会局长吴醒亚做证婚人,司仪王先青,新郎引导为社会局科长孙秉辉,新娘引导为陈国伟。婚礼分一对一对同时进行,由司仪报告双方姓名,新郎新娘互为行礼后,由市长将结婚证书授于新郎,社会局长将纪念章授于新娘。吴市长宣读结婚词和训词,最后集队到广场合影留念。婚礼共进行1小时15分钟,美国的派拉蒙、米高梅、中斯等影片公司均派摄影师到现场拍摄,上海的王开照相馆则负责摄影。

  上海共举办过11届“集团结婚”,不久因抗战爆发而终止。上海首届集团结婚在响应“新生活运动”中作出成绩,于是各地争相炮制,现已无法统计全国举办过多少次集团结婚,有多少对新人参加了集团结婚。

  集团结婚只是一种时尚的形式,几乎所有参加集团结婚的新人,还得再举办传统婚礼,不过,由政府组织的新的婚礼,对打破旧制的约束,加剧旧制度的灭亡,起了摧枯拉朽的作用。

  汽车迎亲衍生出“轿车”

  迎娶新娘必须使用花轿,其实,只有明媒正娶的新娘才有资格坐花轿,可见,花轿和坐花轿对一位女子来讲是何等的荣耀和自豪。

  近代以后的上海虽然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大都市,一个摩登社会,但仍无法摆脱传统新娘仍须坐花轿出嫁。上海分散着多家“贳器店”,它就是今日“婚庆公司”的前身,他们除了代客操办所有婚庆的礼仪外,还提供花轿出租。开设在今人民路露香园路口的“物华号贳器铺”是上海最大的贳器铺,拥有各种花轿20余顶。1927年,贳器铺老板周渭澄的长子周宗余年已入冠,几年后即将成家,于是老板决定为长子娶亲特制一顶花轿,他特地从宁波象山请来10位雕刻高手。周老板也是开在露香园路的“新舞台”的大股东,他又吩咐雕刻工人到“新舞台”观察,参考中国戏剧人物设计、制作花轿。由于工艺上精益求精,这顶花轿10年后才完工,周老板的儿子没用上这顶花轿娶妻,倒是女儿坐了这顶花轿出嫁。这顶花轿上共装有100只电珠,靠蓄电池发光,以谐音取名“百子大礼轿”,今陈列在东方明珠的“上海城市发展陈列馆”中,读者不妨前去观瞻。

  上世纪20年代的上海也是汽车时代,汽车比花轿时尚,更方便,于是,一些汽车出租公司也开始创办“汽车迎亲”项目,为与普通汽车相区别,迎亲的礼车用鲜花装扮一新,其作用与花轿相似。据说,后来上海人称小汽车为“轿车”,即得名于此。

       转载自《新民晚报》2010.1.10日B1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