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物选粹
  • 光影旧梦
  • 海上之声
  • 上海闲话
  • 文化遗产
  • 海上小报
  • 新旧路名
  • 海上寻踪
  • 沪剧
  • 越剧
  • 百校百歌
  • 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邵滨孙、筱爱琴)
  • 碧落黄昏——志超读信(王盘声)
  • 妓女泪——自叹(杨飞飞)
  • 罗汉钱——回忆(丁是娥)
  • 杨乃武与小白菜——探监告状(邵滨孙、石筱英)

海上寻踪

        六千年的历史,从东海一隅的小渔村到闻名于世的国际大都会,您是否想了解她身后的沧桑与辉煌?

        两百余处国家级、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六百余处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百余处博物馆、纪念馆,这千余景点您是否不知从何看起?

        本栏目收录了大量极具参观价值的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古迹及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的相关资料,提供三维地图直接缩放定位和分类检索定位等多种搜索方式,是您了解上海丰富历史文化的好帮手。

一个世纪前上海“橡皮股票风潮”始末

       在晚清,华商股票经理往往是在茶楼里边喝茶边交易股票的。

       金融危机尚未彻底褪去,全球经济正在艰难复苏。

       在21世纪头一个10年的年终岁末,中国的经济界和投资界,聚首在“光荣与梦想”的大词之下,回眸中国资本市场20年的风雨历程。

       在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我们也不妨把目光投向100年前。

       1910年的“橡皮股票风潮”,连同1883年的金融风暴和1921年的“信交风潮”,把上海的金融业推向了绝境。

       100年后的我们发现,在绝境中生长出来的,也是那些耳熟能详的关键词:制度、规范、监管、理性的投资者、业绩真实的上市公司、健康平和的社会大环境……

       1910年,上海爆发了震惊中外的“橡皮股票风潮”,导致大量钱庄倒闭、商家歇业,许多投资者倾家荡产,因失败而自杀者近百人。一百年后回头来看那场金融风暴,值得人们记取的警示依然不少。

       一、价格暴涨令投资者对橡皮公司股票趋之若鹜

       清朝中叶开始,上海已经呈现出一片经济繁荣的景象。金融的逐渐兴起,更为上海逐渐成长为全国的经济中心提供了诸多条件。而在金融初步兴起的过程中,一系列金融风暴,在考验着这座城市的风险承受能力。

       橡胶制品为中国民众所知道,是晚清时候的事情了,在当时的上海,橡胶被称为橡皮,经营橡树种植业的公司则被称为橡皮公司。到了20世纪初,汽车工业的兴起成为世界经济的一个新的增长点,并带动了橡胶业的发展。世界市场上橡胶由于供不应求,其价格处于频频上涨的趋势之中。

       早在1906年之前,上海的橡皮股票买卖就出现了,不过华商很少问津。一个名叫麦边的英国商人,直接推动了橡皮在上海备受追捧。1903年,他在上海创设了兰格志拓植公司。

       清末著名报人姚公鹤的《上海闲话》,有过这样的描述:

       上海橡皮股票公司之成立也,在光绪三十四年秋间,完全为某外人所组织。某外人为此事作伪之原动力,而该公司则为其犯罪所在地也。……当橡皮股票公司成立前之数月,上海华洋各报发表一长文,名曰《今后之橡皮世界》,洋洋数万言,极言世界橡皮之需要,及未来三十年预算之求过于供。彼时中外新闻记者,不知该著作者之别有命意,以为将为世界实业大放光明也,则亦著论以怂恿之。而孰知此文不过为开设公司之前驱,实其犯罪造意之第一步,则外人犯罪知识之高也。未几而公司成立,未几而广登各新闻纸广告。……然当时普通舆论,对于该公司虽有种种猜测之词,固绝对不疑为诈欺取财也。又未几而股票涨价矣,又未几而飞涨矣。……橡树所在地,为澳洲之各属,某项股票为某公司所发售,非皇家律师之注册,即国家银行代为收股,言之非不动听,实际如何,仅仅根据一二外人之新闻政策,以为事经外人发起,且系实业性质,断无失败之虞。
     
       姚公鹤所说的这家公司,即是被称作橡皮股票风潮始作俑者的兰格志拓植公司。

       1908年时,在上海已经出现的其他橡皮股票还有Perak,Kalumpong,Senawang,Tebong等。不过此时,橡皮股票在整体上并没有引起人们多大兴趣。

       真正促成橡皮股票普遍涨风的是伦敦市场上橡胶价格的暴涨,这不仅使得橡皮公司在橡胶出口中获得了实在利益,更促使外商银行参与到橡皮股票投资中。1883年-1930年间橡胶价格趋势。

       丰厚的利润连业务向来非常谨饬的外商银行也忍不住插手,在橡皮股票的押款上给予破例,而且视银根松紧,抵押折扣可以放宽到50%-80%左右,这种做法既抬高了橡皮股票的“身价”,同时也给热衷购买橡皮股票者在资金上有转圜余地。继外商银行开放橡皮股票抵押借贷后不久,上海各钱庄和华商银行也群起效尤收受抵押。至此,投资者买进股票后就可以向银行钱庄抵押贷款,贷得款项后复向证券市场买进股票。如此更番套购,使得橡皮股票犹如脱缰之马,涨势无可遏止,而橡皮公司则乘此把所有股票以高价抛向上海社会。各种股票价格普遍上涨,兰格志股票每股价格1910年3月2日1080两,3月18日1300两,3月21日1600两,3月29日1675两,此后价格一直在1400~1500两之间波动。斯尼王(Senawang)股票每股价格1910年2月25日630两,3月9日750两,3月18日1200两,3月29日1325两,3月30日1425两,4月7日1550两,4月15日1600两,4月21日1650两,4月25日1675两,5月10日1625两,5月30日1400两,6月27日1300两,7月6日1300两,7月11日1375两。股票价格溢出票面价值达10余倍、20余倍,一般超过原票面价值八九倍者比比皆是,且随时可以股票向银行或钱庄押款。

       上海橡皮公司的大量涌现就是在这个股票大幅上涨的时期。从1910年1月迄至7月橡皮股票风潮爆发为止,每月就有数种乃至十几种新的橡皮股票上市。橡皮公司的招股广告也频繁出现在华文报纸上。这些橡皮股票公司的种植园都设在南洋各地,为了赢得信任,它们都以较大广告版面详列公司相关信息,给人一种实力雄厚的印象。橡皮公司的宣传广告中多宣扬自己借助于已在上海有良好声誉和实力的洋行和外商银行为经理或金钱的收支,诸如公益洋行、进益洋行、壳件洋行、汇丰银行、麦加利银行、德华银行等,聘请的董事也都是上海商界中的名人,还有不少华人董事,以此增加号召力。

       在国际市场橡胶价格上涨、金融界推波助澜和橡皮公司各展神通的鼓动宣传等合力作用下,新发行的橡皮股票未经上市开拍,价格大多已经溢出票面值很多。暴利的刺激将人们对橡皮股票的投资狂热激发起来。以斯尼王股票为例,1908年增发新股时认购者寥寥,但到高价的旋风到来后,投资者却以超过10倍的价格购买。1910年上半年橡皮股票通过疯狂的投资和无限的抵押,已成为上海商业和金融领域的主要内容。

       在橡皮股票热潮中,上海的钱庄是唱主角的。据东亚同文会的报告,橡胶股票的投资总额约为6000万两,其中70%-80%的股票为中国人所有。上海的钱庄不仅以大量短期贷款贷放给投机商人,而且自己也积极收购和持有橡皮股票。许多钱庄向外商银行拆借款项,用以购买橡皮股票。单单正元钱庄一家,就买进橡皮股票达三四百万两。有人估计,华商在这次橡皮股票交易中,投入上海市场的金额约在2600万两-3000万两,投入伦敦市场约为1400万两,两方面加起来,总额约在4000万两-4500万两。上海钱庄不仅将自己手中的资金都投入了股票市场,而且还从外商银行处拆借了大量资金投入股市。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维持市场的流动资金不够了,正常的贸易活动强烈地感到缺乏资金的支持。

       从1910年上半年开始,简直无业不谈橡皮股票,无人不谈橡皮股票,以为上海百业鼎盛,终不如橡皮股票可以朝投资而夕致富。上至重要官员,下至难以计数的各地钱庄人员、各业的一般商人乃至一般职员,无不纷纷倾囊倒箧,甚或挪借公款,或则奔走告贷,争相购置。

       如果将上海橡皮公司的广告宣传和后来的实际状况对照,的确存在夸张虚假成分。但必须明确的是,橡皮公司的虚假宣传既不是引发橡皮股票普遍上涨的条件,也不是导致风潮爆发的首要原因。因为大部分橡皮公司的成立是在世界橡胶价格和橡皮股票价格高涨之时,所以其赢利预期建立在橡胶的高价格之上,在宣传上是合乎情理的。但是由于橡树生产周期的限制,橡皮公司为了宣传橡胶出产的预期,在橡树的种植面积和出产数量上多有编造夸大。

       事实上,国际市场橡胶价格暴涨,使得金融业推动、投机者操纵、众人盲目趋利跟风等因素联动作用,最终促成橡皮股票价格暴涨。与之相应,橡皮股票后来的暴跌也是这些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橡胶价格下跌、金融业一致切断资金链、股东则是群情怀疑和信心崩溃,使得橡皮公司普遍出现营运资金的匮乏。

       二、大批钱庄倒闭牵累全国各大工商城市

       1910年6月,国际市场上橡胶价格出现持续下跌倾向,上海的橡皮股票价格也随之发生波动,从顶峰一路下泻。

       1910年7月21日,在橡皮股票投机中陷得最深的正元、兆康、谦余3家钱庄倒闭(3家共损失500余万两),而与这3家钱庄关系密切的森源、元丰、会丰、协丰、晋大5家钱庄被牵累倒闭。

       8月4日,上海道蔡乃煌以“维持市面”为由,奏请借得外债350万两,其中210万两存放于上海的源丰润、义善源等庄号。但因蔡乃煌被革职,于10月9日一举提回各庄号存款200万两,源丰润立即倒闭,另有6家大庄号随之而倒。上海银钱业信誉扫地,外国银行遂停止拆款,并大量追回拆款。风潮初起时,外国银行对上海庄号的拆款尚有1000万两左右,源丰润倒闭前还有640万两。至12月初,拆款降至60万两左右。至1910年旧历年底,又有30余家钱庄倒闭。1911年2月底,勉强支撑了半年多的上海最大票号义善源也归于倒闭。橡皮股票风潮冲垮了整个上海金融界。

       源丰润、义善源分号遍布全国,往来钱庄和商号不可胜数,它们的倒闭,致使北至营口、北京,南至广州,西至重庆,全国各大工商业城市陷入一片恐慌。

       这次风潮发生于经济中心的上海,起于处于经济枢纽地位的银钱票号等金融机构,必定对各行各业乃至全国都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

       三、盲目乐观被无限悲观所取代

       橡皮股票风潮发生后,大部分橡皮公司仍继续营业,橡皮股票的交易依然在进行。尽管如此,公众对于上海橡皮公司已没有信心,由繁荣所造成的盲目乐观主义已被无限的悲观主义所取代。

       面对股东的质疑指责,上海橡皮公司采取的应对措施即是一方面纷纷召开股东大会、公布财务报告,有的发放股息,以期恢复股东的信心,最终目的还是希望筹集更多资金以增加公司运营资本,维持生存。

       上海橡皮公司在风潮发生后的应对措施没有挽回投资者的信心和股票不断下跌的趋势,几只在风潮发生后依然维持较高价格的股票到1912年也都跌至票面价值以下。尤其是作为领头羊的兰格志公司的股票从1912年初不断跌价,公司的主席也宣称他们对于股票市场上股票的市价无能为力。

       另一方面,国际市场的橡胶价格也未能如预期的那样在风潮发生后三四年内维持5先令以上的价格,而是不断下跌。特别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后,因运输缺乏,导致原料无处承销,战争结束后至1922年间由于橡胶生产工厂闭歇既久,缺乏人工与资本,一时不易恢复,并且橡胶生产者方面源源采割,也要有一个消纳的过程,因此从1914年至1922年间的橡皮营业,几乎岑寂无闻。1922年底到1923年初,由于史蒂芬逊计划的推行使橡胶价格回升,上海又出现了一个橡皮股票投资的热潮。此后长时期内橡皮股票又处于低迷状态,直至1937年上海沦为“孤岛”以后,橡皮股票再度成为投资的热门。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上海财经大学理论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

       摘自文汇报20101231  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