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物选粹
  • 光影旧梦
  • 海上之声
  • 上海闲话
  • 文化遗产
  • 海上小报
  • 新旧路名
  • 海上寻踪
  • 沪剧
  • 越剧
  • 百校百歌
  • 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邵滨孙、筱爱琴)
  • 碧落黄昏——志超读信(王盘声)
  • 妓女泪——自叹(杨飞飞)
  • 罗汉钱——回忆(丁是娥)
  • 杨乃武与小白菜——探监告状(邵滨孙、石筱英)

海上寻踪

        六千年的历史,从东海一隅的小渔村到闻名于世的国际大都会,您是否想了解她身后的沧桑与辉煌?

        两百余处国家级、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六百余处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百余处博物馆、纪念馆,这千余景点您是否不知从何看起?

        本栏目收录了大量极具参观价值的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古迹及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的相关资料,提供三维地图直接缩放定位和分类检索定位等多种搜索方式,是您了解上海丰富历史文化的好帮手。

上门裁缝

程乃珊

       有东方巴黎之称个老上海,虽时装店林立,但大部分上海老百姓,还是习惯去帮衬街头巷尾个裁缝铺,或者由相熟个裁缝师傅上门量体裁衣。

       从前个辰光,每年到冬至前后,一般财力中上个人家,侪会得垃拉客堂间里搭起一只做生活台子——裁缝要来了。所谓生活台,就是垃拉朝南向阳个方位,用两块铺板搭起来个。可以讲,迭个是上海人家最早闻到个年气。一年将尽,一家大小几口,总要添点新衣裳,小囡长个子了、旧衣裳袖口毛了、丝棉袄裤要翻了……搿些侪是生活【活计】。从经济角度讲,搿些零零碎碎个生活送到裁缝铺去是勿格算个,最格算个就是请裁缝上门做一个礼拜上下,包一顿中饭、晚饭再加点心,搿能介早来晚去。作为裁缝,也最喜欢接搿种生活,自己勿用开伙仓了。

       上海一直有男裁缝跟女裁缝之分。男裁缝侪是吃过萝卜干饭,用现在个时髦闲话讲就是比较专业,做出来个生活也比较挺括。伊拉大多有自己个铺面,做一人老板,但凡接待、量体、裁衣,里里外外就伊一个人。伊拉一般勿大会去做。上门裁缝接触女眷比较多,男裁缝也勿方便,所以一般上门裁缝侪是女裁缝。女裁缝个地位有点像梳头娘姨,但待遇要好多了:一日两餐好饭好菜招待,还有茶水搭点心,无非是希望伊生活做得卖力点。另外,迭眼跟女裁缝走街串巷、一张嘴巴能说会道有关系。旧时个家庭妇女一般侪深居简出,接触社会个面勿广,难得来一个见多识广能陪伊聊聊个女裁缝,赛过大观园里来了个刘姥姥,屋里向立时三刻热闹起来了。讲起来倒是个,朝南客堂里生活台子一搭,花花绿绿个料作一堆,再搭上女裁缝与女眷们个快乐谈笑声,连邻舍也会过来一道轧轧闹猛,茄茄山河,翻翻料作。关系好个,还可以揩揩油,夹几件生活来做。

       这眼女裁缝,侪属于旧式女人,大多勿识几个字。照道理讲,勿到万勿得已,伊拉是勿会抛头露面出来做生活个。伊拉背后大多有一本勿提也罢个心酸史。讲起来没啥文化,但伊拉个言谈举止都十分得体,否则哪有介容易可以走东家串西家,登堂入室。伊拉大多是看勿出年纪个,好像永远胶定垃拉四十到五十岁之间。老早子,我外婆屋里就有迭能一个女裁缝桂姐。伊穿着老派,直到“文革”前,伊还是穿着一身宽大个灰布大襟衬绒夹旗袍,厚厚个淡青线袜配乌绒方口北京鞋,一只发髻倒梳得溜光的滑,夹垃一只蓝布包袱,迭身装束十分古怪,垃拉街头个回头率也相当高,伊自家本人倒邪气淡定,我行我素。勿要看伊拉能说会道,一张嘴巴其实是滴水不漏,因为搿些女裁缝都有固定个几个客户,而这些固定客户都是相熟个客户介绍而来个,所以几个家庭都是相熟个,讲闲话稍勿留神,是非一出,伊个饭碗头就要敲脱了。

       女裁缝大多会一手好针线,但一般勿会踏缝纫机,所以伊拉只能做中式衣裳。讲起来,倒是百分之百的Handmade。外婆家个桂姐,她原是某富有人家个下堂妾,也是见过世面个,绣得一手好花,对料作个感觉十分敏感。现在回想起来,伊一手托勒肘部,一手夹着香烟个腔调,倒是很有几分风尘余韵,也老像埃些成日穿街走巷个虔婆,我勿大欢喜伊。现在想起来,我有眼后悔。如果埃个辰光我多跟伊聊聊,或许又多一个上海女人个故事了。

       随着社会观念个开放及衣着上个改进,比如两用衫、西装裤等开始取代老派个长衫旗袍,呒没吃过萝卜干饭个女裁缝,终究功力不够,渐被淘汰,而中西生活都拎得起个男裁缝做上门裁缝也开始普遍起来了。直到后来“割资本主义尾巴”,搿道上海风景才消失。

       摘自新民晚报20130220 B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