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物选粹
  • 光影旧梦
  • 海上之声
  • 上海闲话
  • 文化遗产
  • 海上小报
  • 新旧路名
  • 海上寻踪
  • 沪剧
  • 越剧
  • 百校百歌
  • 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邵滨孙、筱爱琴)
  • 碧落黄昏——志超读信(王盘声)
  • 妓女泪——自叹(杨飞飞)
  • 罗汉钱——回忆(丁是娥)
  • 杨乃武与小白菜——探监告状(邵滨孙、石筱英)

海上寻踪

        六千年的历史,从东海一隅的小渔村到闻名于世的国际大都会,您是否想了解她身后的沧桑与辉煌?

        两百余处国家级、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六百余处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百余处博物馆、纪念馆,这千余景点您是否不知从何看起?

        本栏目收录了大量极具参观价值的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古迹及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的相关资料,提供三维地图直接缩放定位和分类检索定位等多种搜索方式,是您了解上海丰富历史文化的好帮手。

万变不离其宗

钱乃荣

       都市化后上海城区的上海话发生了巨变,到底变到怎样的程度?

       到上世纪20年代,城区的上海话无论在语音和语汇上都取得长足的变化,变得多姿多彩,变化之处,俯拾皆是。有些市中心的年轻人,到原上海方言区的乡下,听老年妇女的老上海话居然听不懂了。那是因为,经过160年来的变化,上海话的韵母从1853年的63个合并成现今新派语音的32个,上海话的声调也从8个合并成5个,减少了将近一半。这是我国近代方言史上绝无仅有的奇迹。这也说明了在近代大量名词双音节被三音节化之后,顺其自然发展的语言不需要古代那么多的声调和韵母了,语言依然可以比以前更为快速和准确地传递信息。

       城区上海话与城郊外四周的老上海话拉开了相当大的差距,由于上海的地位,后来人们就公认上海城区内的新上海话为正宗的上海话,而四周乡镇上仍然缓慢变化的老上海话往往按其地名称之“江湾话”、“梅陇话”、“三林塘话”、“浦东话”等,或统称为“上海本地老闲话”。在1980年代,使用上海话的地域,大致就在当时的上海十个市区范围之内。

       由于上海1843年开埠后在经济文化上很快形成的中心地位,由于移民来源五湖四海,又不是一下子涌入上海的,没有一种方言能够较大地影响上海话,或几种方言拼合取代上海话,上海话还是在老上海话基础上吸收各种方言的有用词语,稳定有序地持续发展着。上海话到2003年的10个元音音位和1853年10个元音音位完全相同,上海话的22个辅音音位也始终未变,没有吸收过包括普通话在内的任何一种方言里的一个音素,吸收的词语是以“借词”形式用上海话语音发音的。160年中的上海方言变化尽管五光十色,但万变不离其宗。

       语言的构成及其变化自有其严格的规律,一种语言的声母韵母声调组合形成严密的结构,通常是不可能由几种语言拼合的。所谓混合语,是指一个语言中的词汇混杂与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语言音系相联系,上海话的发展并不是这样的。现代大城市的通行语言不可能是几种语言的混合物。移民来自各地,他们认同的是发达地域的上海话和当时的国语。所以,新上海话并不是诸如苏州话、宁波话等江浙方言的杂合,更不是它们的混合语。恰恰相反,是移民和本地人一起在上海社会物质和精神文化迅速现代化中创造了大量的新词语,翻新了上海话,并传播到周边城市。北部吴语本来就有一大批共同的词语,以松江话为基础的老上海话基本词汇多数在新上海话中还传承着,有些词语在上海开埠的环境下首先不断优化,然后扩散传播出去,词语是这样,语音、语法也是如此。上海话也渐渐成为吴语中的代表方言。

       过去移民来到上海,大都是学说上海话的,移民的第一代人中说着家乡话或说较差劲的上海话,在上海可以听到各地来沪人说的南腔北调。但是从他们的子女一代起就可以用相当准确的上海话交际,如笔者1950年进入卢湾区读小学时,不同籍贯出身的同学之间都讲着一口相当一致的上海话,都是在小学里7岁前学语言最容易的年龄段习得的。现在我们碰到一起都讲得很一致,就是我们小时候在幼儿园和小学里学好的上海话,并非有些人想象的南腔北调。

       世界上开放性的大都市几乎都是在本土语言的基础上大量吸收国内外各民族、各方言中的好词语,并成为语言文化的集散地,伦敦英语吸收的语词比上海话多得多。外来人口流动和居住,语言的使用只要顺其自然,本地的语言不但不会被削弱,反而会取得杂交优势的发展。上海话的发展辉煌期正是外来人口进入上海最多的时期。

◎ 沪语小词典
【出风头】 cekfongdhou  (1)显耀自己:欢喜~个人往往做事体勿着实。(喜欢显耀自己的人做事往往不靠谱。)(2)有光彩,很神气:今朝伊着仔一件红衣裳,真~!(今天她穿了一件红衣服,真有神采!)
【搭讪头】 daksedhou  主动与人随便拉话,往往指与生人找话说:新搬来个邻舍常庄来脱我~。(新搬来的邻居常常来和我找话拉。)  
【退招势】 tezaosy 丢脸,出丑,难为情:侬介大个人做出小儿科个事体来,~■?(你那么大了还做出小儿科的事情来,难为情吗?)
【轧苗头】 ghak miaodhou 看苗头,见机行事:侬今朝哪能勿轧轧苗头再讲闲话,小姑娘辣动气侬看见■?(你今天怎么不看看苗头再说话,你没见那姑娘在生气吗?)
【淘浆糊】 dhaojianwhu 混;敷衍塞责,滥竽充数,凑热闹,和稀泥:搿个人瞎幽默,一日到夜来告阿拉~!(这人幽默之极,成天跟我们胡说一气!)
*说明:注音用第一届国际上海方言学术研讨会上投票通过的“上海方言拼音方案”。浊音声母在第一字母后加h;入声(结尾短促)字结尾用k;字组声调如是降调,在最前头用一个‘号标明。
 (作者系上海语言学家、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 

(转载自东方早报20120315 B1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