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物选粹
  • 光影旧梦
  • 海上之声
  • 上海闲话
  • 文化遗产
  • 海上小报
  • 新旧路名
  • 海上寻踪
  • 沪剧
  • 越剧
  • 百校百歌
  • 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邵滨孙、筱爱琴)
  • 碧落黄昏——志超读信(王盘声)
  • 妓女泪——自叹(杨飞飞)
  • 罗汉钱——回忆(丁是娥)
  • 杨乃武与小白菜——探监告状(邵滨孙、石筱英)

海上寻踪

        六千年的历史,从东海一隅的小渔村到闻名于世的国际大都会,您是否想了解她身后的沧桑与辉煌?

        两百余处国家级、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六百余处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百余处博物馆、纪念馆,这千余景点您是否不知从何看起?

        本栏目收录了大量极具参观价值的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古迹及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的相关资料,提供三维地图直接缩放定位和分类检索定位等多种搜索方式,是您了解上海丰富历史文化的好帮手。

上海方言中的外来词

       大凡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都是语言交际最活跃的地方。上海在1843年开埠以后,西方现代生活大量新事物涌入上海,上海人以宽阔的胸怀,见一样新事物就造 一个新名词,一种是用意译造词,一种是用音译造词。比如说在大量体育运动传入上海时,“篮球、排球”是意译词,“高尔夫球”就是音译词。语言学上所谓的 “外来词”指的是从外族语言中引入的音译词。


       西洋近代文明无论工艺、建筑、交通、衣饰、饮食、教育、医学、音乐、体育还是娱乐和生活用语等都在上海话的词汇中留下了音译词。其中一类词,汉字的写法比 较固定,如:“色拉salad、土司toast、布丁budding、白脱butter、咖喱curry、太妃toffee、白兰地brandy、阿司匹 林aspirin、凡士林vaseline、课程course、麦克风microphone、萨克斯风saxophone”,还有再加上个表类的汉字的: 啤酒beer、雪茄烟cigar、卡片card、沙丁sardine鱼、 法兰flan盘、道林dauling纸、卡通cartoon片、法兰flannel绒、酒吧bar、车胎tire等等,不少词后来都通过上海出版的大量报 刊传入当时的国语中去。


       我们只要从音译的汉字读音来看,就知道这些词是用上海语音翻译的,如“沙发sofa、马达motor、马赛克mosaic、加仑gallon、派司 pass”。许多国家或外国城市的译名,也是由上海话的读音译出,如“加拿大Canada、丹麦Denmark、秘鲁Pelu、伦敦London、纽约 New York”。当年,广州话也吸收了一点外来词,像:“沙律(色拉)、朱古力(巧克力)、车呔(车胎)、摩打(马达)、迪士高(迪斯科)、忌廉(冰淇 淋)”。不过后来进入普通话的都是按上海话的用字。


       像意译词“自来水”进入普通话而“自来火”还留在上海话中一样,上海话当年造出的外来词也有一些未传入通用语,如“水门汀cement、水汀steam、 朴落plug、派力司palace、司必灵sprin锁”等一大批。形容词“嗲dear”进入通用语,也有不少留在上海话里,如:“呴hurt(自尊心受 伤害后不舒服)、克拉colour、大兴dashy”。


       外来词有些在写法上不够稳定,如一种“nougat”的奶糖,在1950年代的包糖纸上还有“牛轧”、“鸟结”、“纽结”三种写法。又如No.1,有的写 成“拿摩温”,有的写成“那摩温”,释义由“第一”引申到“蝌蚪”和排班在第一的“工头”。有的在含义上还会有所延伸或转移。如“拉斯卡last car”,从末班车扩义为最后一个,“肮三on sale”引申到“差,令人不快、失望”和“不正派”上去,“卡car车”转义为载运货物的大汽车,“jeep car” 两个词复加在一起表示“吉普车”,“瘪的生司empty cents”是穷得身无半分的意思,又如称“寿头码子”、“小刁码子”的“码子”来自“moulds”。有的词造得也挺洋泾浜加有趣的,如把“丈夫”称为 “黑漆板凳(husband)”。“差头”是charter的音译词,原来是“租赁”的意思。上海第一家出租汽车祥生汽车公司在1910年代刚开张时只有 一辆汽车供包租,租出去一次,就叫“一差”,一天出差(租)三次就是做了“三差”。直到1940年代,出租汽车民间还是称为“出差汽车”,这里的“差”就 是“租”的意思。


       对于应接不暇的外来事物,直用其音称呼其名最为方便,意译词不一定比音译词好。音译往往可避免因意译而引起事物与称名走样。比如中国古代外来词“葡萄”、 “菩萨”,用到现在都觉很好。如果汉朝时看到一嘟噜一嘟噜的葡萄,把它译成“嘟噜果”,到现在“一嘟噜”那样的水果花样多了,称呼也就难了。又如当年将 “computer电脑”译成“计算机”,很快这个意译词就落伍了,然现在有的大学还有称呼“计算机系”的。就好像世界上的交通工具只有“轮船”是没有轮 子的(磁悬浮车除外)似的,当年上海人最早看到的外国机动船上,有明显的两个大轮盘,最初叫它“火轮船”,因为它像当年的“火车”那样是靠火力驱动的。顺 便说一句,现在有种车不知为何叫它“动车”,难道说别的车子都是不动的? 伦敦英语在近代不但大量吸收本土方言词语,它比上海话吸收多得多的外来语,如plaza(广场、大商场)就源自西班牙语,因此词汇量大大超出法语、德语。 吸收外来语多也是一种语言活跃兴盛、有生命力的标志之一。


       我们应该欢迎外来语,积极将外来词载入词典。
 
  ◎ 上海话小词典
【老虎窗laohucang】 天窗。源自roof。因它的读音像“老虎”,加了一个表示类别的“窗”。
【司的克sydikkek】 拐杖。源自stick。
【戳子cokzy】 官印。源自chop。
【台头dhedhou】 发票等上面开列的对方人名或单位名称。源自title。
【开司米 'kesymi】 羊绒毛制成的细毛线。源自cashmere。
【克罗米 keklumi】 涂铬。源自chrominm。【腊克 lakkek】 硝基木器清漆。源自lacquer。
【泡立水 'paoliksy】 虫胶液,木器涂料。源自polish。
【倍司besy】 低音。源自bass。
【捎 'xiao】 篮球投篮。源自shoot。
【混腔势 whenqiansy】 找机会混过去。“腔势”源自chance。
【吞头势 'tendhousy】 脾性、模样:侬搿种啥个~!(你这是什么模样!)源自tendency。
【挖而势 wakersy】 办法、窍门:小王搿个人~真透!(小王这人花样真多!)源自ways。
【搁落三姆 ghokloksem】 统统,一起在内。源自gross sum。
【一弥弥yikmimi】 最少量、最小量。源自a minimum。
【瘪三bikse】 乞讨者。源自beg sir。

说明:注音用第一届国际上海方言学术研讨会上投票通过的“上海方言拼音方案”。浊音声母在第一字母后加h;入声(结尾短促)字结尾用k;字组声调如是降调,在最前头用一个‘号标明。
 
(作者系上海语言学家,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

摘自东方早报20130117  B7版